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首页>>市场>>股市直播>>  正文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

绍兴:八月桂花香之开门红长亭:理清这轮牛市性质

雄鹰:怎样搭乘主力顺风车上官:维稳就是压倒一切

浩瀚:八月的重要变盘节点隐者:高位运行消化压力

武人:三大事或许引爆八月江南:大盘紧盯二个点位

昆仑:从英特说妖股的玩法智华:稳定提高把握哪些

龙一:资金再度聚焦科技股 雄鹰:下周收复20日线

第六感:八月会继续上涨吗灯塔:八月开门红可期待

  • 又一长租公寓爆雷!黄金疯涨,“中国大妈”解套了?
  •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超强台风“利奇马”逼近
  • 全球股市重挫,黄金抢占C位警惕,又一白马股"凉了"
  • 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在朋友圈骂人被罚1000元
  • 人民币"破7",央行紧急声明亚洲“整容王国”套路多深
  • 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一夜暴富的“锦鲤”女孩咋样了
  • 徐小明 天赢居 寒江钓客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老孙头谈股 秦国安 龍哥论市 蒋律 股海潜蛟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图说财经

    华缘新材采购、营收真实性存疑 应收款项情况略显混乱

    2020-08-02 17:18:11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佚名
    分享到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红周刊 记者 | 胡振明

      虽然华缘新材营收保持持续增长态势,但采购和营收方面相关的数据在财务勾稽关系核算时却存在明显的偏差,这不由让人怀疑其采购和营收数据的真实性。

      华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缘新材”)是一家专业从事玻纤复合材料及其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本次借创业板启动注册制东风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市场IPO。

      表面上看,华缘新材报告期内(2017年至2019年,下同)的营收保持了持续增长态势,但若深入分析则可发现,其报告期内与采购和营收方面的相关数据从财务勾稽关系核算,有明显的偏差,让人怀疑公司的采购和营收数据的真实性。

      采购数据是否真实存疑

      招股书披露,公司2019年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9444.50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50.19%(如表1所示),由此不难测算出,2019年的采购总额有18817.49万元。考虑到2019年4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由16%下调至13%,由此推算出2019年含税采购总额为21404.90万元。    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2019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1682.07万元。同期,该年末预付款项还增加了20.74万元,在冲抵这部分预先支付的现金之后,2019年度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有11661.33万元。将2019年的含税采购总额21404.90万元与之相关的现金流量做对比,不难发现,还有9743.57万元的含税采购额并没有支付现金。理论上,这些未付现的采购需在资产负债表当中体现为相同规模的应付账款与应付票据的增加。

      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9年年末应付票据904万元比上一年年末2722万元减少了1818万元。与此同时,应付账款中有应付材料款7677.85万元,跟上一年年末应付材料款5789.73万元相比,增加了1888.12万元。整体核算,2019年年末的应付票据及应付材料款合计新增了70.12万元,这与理论上需付现的9743.57万元采购额相比,存在9673.45万元差异。

      类似的现象还发生在2018年。这一年,华缘新材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了11308.88万元,占采购总额的57.31%,由此可知年度采购总额有19732.82万元。结合2018年税率调整、月均采购规模等情况之后,可测算出该年度的含税采购总额大约有22955.85万元。

      现金流量方面,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5306.96万元,同期,这年末预付款项减少了25.99万元,对冲这一因素影响,该年度实际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为15332.95万元。

      2018年年末应付票据2722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2919万元减少了197万元,而应付账款当中的应付材料款5789.73万元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5414.40万元增加了375.33万元。一减一增,与采购相关的应付款项合计增加178.33万元。结合现金流量流出额15332.95万元,则两者合计数据仅支持15511.28万元的含税采购金额,与前述22955.85万元含税采购相比,存在7444.57万元数据偏差。

      虽然《红周刊》记者查到“已背书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的相关数据,但2018年和2019年的年末“终止确认金额”及“未终止确认金额”合计分别只有5953.87万元和5735万元(如表3所示),并不能对上述数据形成合理解释。

      营业收入有虚增可能

      除了采购情况,华缘新材的营业收入数据也存在很大金额的异常。

      2019年,华缘新材的营业收入有35092.76万元,其中有2870.85万元为境外收入(如表2所示),考虑到2019年4月1日起增值税率从16%下调至13%因素,则最终核算出的2019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9523.28万元。    现金流量方面,2019年华缘新材“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2712.04万元,与此同时,这年年末预收款项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37.47万元,冲抵这部分预收的现金之后,则2019年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了22674.57万元。

      应收款项方面,2019年的应收票据已经根据会计政策变更而重新分类至应收款项融资,该项目年末录得2101.20万元,比上一年年末的应收票据1201.90万元增加了899.29万元;同时,年末应收账款18808.91万元及坏账准备1574.25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15443万元及1494.54万元相比,合计增加了3445.63万元。由此可知,应收款项在2019年年末增加了4344.92万元。

      综合现金流量及应收款项的情况,不难发现,这两方面的数据只能够对27019.49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形成合理的支持,与前述的2019年39523.28万元含税营收相比,少了12503.79万元。

      类似情况也在2018年同样体现。2018年,公司录得30488.20万元的营业收入(含3872.02万元境外收入),考虑增值税因素,则全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4835.51万元。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9641.64万元,加上预收款项由于结算而减少的393.16万元,则该年度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了20034.80万元。同时,该年末的应收票据1201.90万元、应收款项15443万元及坏账准备1494.54万元合计要比2017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多出4918.25万元。

      综合2018年的收入相关现金流量及应收款项增加额,不难发现,两者合计数据只能够支持24953.05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与前述的34835.51万元含税营业收入相比,相差了9882.46万元。

      连续两年的营业收入都有亿元左右的偏差,这让我们怀疑公司的营业收入数据的真实性,即使是考虑到票据背书的情况,几千万元的数据(如表3所示)仍难以打消对其收入虚增的怀疑。

      赊销幅度加大,

      公司资金链压力提升

      在华缘新材的招股书当中,应收票据背书是一个说而不清的事项。理论上,若将应收票据背书用于支付货款,则上述分析中发现的营业收入存在的数据差异跟采购存在的数据差异应该大致相同才合理。

      然而华缘新材的情况并非如此。2018年和2019年财务报表数据不能支持的含税营业收入分别为9882.46万元和12503.79万元,而同期的报表数据不支持的含税采购额为7444.57万元和9673.45万元。这些数据在各年度均存在很明显的差距,由此,应收票据及其背书情况,在华缘新材的招股书中是一项“不清不楚”的披露事项,公司应该对此充分披露才合理。

      不但如此,华缘新材的应收账款也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在报告期各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1771.60万元、15443.00万元和18808.91万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比例的28.09%、32.67%和38.35%,这个占比并不算低,而且这一比例还呈现出连续放大的趋势。也就是说,华缘新材各年末均有较大一部分资产以应收账款的形式被外部占用,由此提升了公司的资金使用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末和2019年末的应收账款分别增长了31.19%和21.80%,而这两年的营业收入只增长7.08%和15.10%(如表2所示),可见应收账款的增幅要比收入增幅大得多,而这可能跟客户信用政策的放松有关,虽说这样有利于促进营业收入的增加,让经营数据变得“更好看”,但大量赊销也意味着有更多的坏账风险。

      事实上,这种情况也正在发生。华缘新材的坏账准备从2017年年末的1096.96万元一路增长至2019年年末的1574.25万元(如表2所示),间隔两年增长了43.51%。而招股书“期后回款情况”也显示,2017年和2018年的期后12个月内回款率只有71.77%和74.77%(如表3所示),也就是说,期后一年内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款项并没有收回。而2019年,期后5个月内仅回款33.65%,若按年化考虑,这跟前两年的回款情况相似。

      随着应收款项增长过快,还可能会导致华缘新材资金链的紧绷。从报告期各年末账上货币资金来看,分别只有4151.72万元、3017.55万元和3453.59万元,相对于2亿元左右的收入规模,其手中现金算不上很充裕的。若从其中剔除以各类保证金形式存在的其他货币资金,则能够自由支配的现金更少(其他货币资金如表3所示)。

      需要注意的是,华缘新材“花钱”地方比较多,例如,2019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19.81万元,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685.02万元,也就是说,该年度华缘新材购建了较多的长期资产,而且还需要偿还较大的债务。此外,2017年的投资、筹资现金净流也全是负数。

      正是在资金周转压力之下,华缘新材增加了应收票据背书的周转,但恰恰如此也导致了招股书在应收款项这方面信息披露的混乱,导致采销数据在勾稽关系核算中出现巨额偏差。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