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

雄鹰:外围强反 A股有冲劲孔明:热点信息个股公告

飞杨:单针探底迎来大爆发东方:大牛即将启动研报

沙黾农:黄金坑里只进不出光头:热点及其影响个股

龙一:清洁能源+国产芯片 长阳:主力都在这些板块

巡航:美股大涨今日三看点股怪:股市还能跌多少?

领涨:大基金二期概念强势惟忠:延续反弹跟进板块

風雲:震荡做多的动能支持一狼:重点关注两大主线

  • 又一长租公寓爆雷!黄金疯涨,“中国大妈”解套了?
  •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超强台风“利奇马”逼近
  • 全球股市重挫,黄金抢占C位警惕,又一白马股"凉了"
  • 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在朋友圈骂人被罚1000元
  • 人民币"破7",央行紧急声明亚洲“整容王国”套路多深
  • 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一夜暴富的“锦鲤”女孩咋样了
  • 徐小明 天赢居 寒江钓客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老孙头谈股 秦国安 龍哥论市 蒋律 股海潜蛟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图说财经

    “不诚实的受害者”汉鼎宇佑拖延战术:4.8亿元项目早烂尾却称正常 故意隐瞒投资者?

    2020-03-18 10:17:01 来源:中国网财经 已入驻财经号 作者:佚名
    分享到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原标题:“不诚实的受害者”汉鼎宇佑拖延战术:4.8亿元项目早烂尾却称正常 故意隐瞒投资者?       实控人国资平潭创投入主后的第一份年报,汉鼎宇佑一副要把利空一次出尽的姿态,在业绩快报中大额计提了参股孙公司微贷网和影院资产减值损失。不过,汉鼎宇佑还没有讲清楚4年前与“五粮液集团核心企业宜宾制药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浙江易健生物”之间4.8亿元合同背后的故事。

      4年前,汉鼎宇佑承接了易健生物在诸暨市岭外生物医药产业园区工程(以下简称“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预计至2017年11月完工,在项目逾期多年后,汉鼎宇佑仍然坚称完全按照投资方建设进程施工,项目实施经营现状属于正常。2019年7月,易健生物实控人李卫诚有多条限制消费令,诸暨市人民法院作出对易健生物的土地与在建厂房进行司法强拍的决定,并进行抵押物专项评估。

      直到2019年12月25日,汉鼎宇佑才发布公告,称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土地房产因相关纠纷案被公开拍卖成交,对项目继续进行产生重大影响,因此计提减值损失约4500万元-8500万元。而在两个月前,汉鼎宇佑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还表示,判断项目能继续推进的可能性较大。

      蹊跷的是,今年1月中旬汉鼎宇佑在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的采访函时称:“公司与易健生物积极进行沟通,其一直对项目未来发展表示乐观,虽然当时项目施工现场暂停,但易健生物在技术研发、专利申请等方面,还是继续按照其计划推进。项目投资回报预期未发生变化。”

      汉鼎宇佑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应该将汉鼎宇佑定义为“不诚实的受害者”,在4.8亿项目逾期多年且无丝毫工程形像进度和收入确认进展的情况下仍然旁若无关,玩的是拖延战术。如果被揭发重大合同“暴雷”,那么当年的业绩和股价就会被冲击。如果公司慢慢确认损失,股民们最后可能也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而且当时汉鼎宇佑在和平潭创投谈控制权转让,这些利空消息肯定不想让平潭知道。

      截至2019年3季度末,汉鼎宇佑针对易健生物以及处于同一控制下的浙江霖优航有应收4000万元的保证金超过两年没有收回,前期已确认的收入仍有561万元超过4年没有收回,已完工的资产成本6237万元已经接近两年没有有关结算进展迹象的披露。

      2018年工程已停工却对外称项目正常

      一位接近易健生物的人士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基本从2016年开始全停了。”不过,汉鼎宇佑在回复2016年年报问询函中称,“本工程(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分为四期,一期暂定为1.2亿。预计2018年4月完成一期工程,2017年还将产生5000万的工程进度,本项目实施经营现状属于正常。预计2017年底累计回款金额能达到工程量的80%”。在2017年年报中宣称,“公司完全按照投资方建设进程进行实际施工,本项目实施经营正常进行”。2018年未披露岭外医药产业园工程相关情况,2019年一季报再次确认,公司完全按照投资方建设进程进行实际施工,本项目实施经营现状属于正常。

      而实际情况与上述回复不符,除了2015年汉鼎宇佑当期确认收入6837万元,此后2016年和2017年确认该项工程的收入为0元,2018年未披露该项数据。

      上述汉鼎宇佑的投资者向中国网财经记者提供了2018年10月拍摄的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图片,该投资者其表示,图片显示工程已经全面停工,连挖机都开进厂房里面躲风雨,从2018年10月该项目的形像进度来看,仅完成了基础部份和主体厂房的少量工程,设备安装完全没有进行。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今年1月中旬向汉鼎宇佑请教关于工程进展问题时,其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公司于2015年进场,在项目施工场地内搭建临建设施,并投入材料、劳务进行现场施工,主要实施与土建进度同步的室内预埋部分工程量。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主要工作为协助业主方进行部分辅助性工作,难以用工程量清单计价核算金额,故未能确认工程量,未能确认收入。

      截至2015年3季度末,汉鼎宇佑已累计确认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收入6500万元。2015年报显示已累计确认收入6837万元,即第四季度增加337万元,累计确认收入在报告期截止日全部为应收账款,为汉鼎宇佑前五名应收账款中的第二位。

      根据汉鼎宇佑对深交所2018年报问询函的回复,针对易健生物的应收账款仍有561万余额,可以推断,易健生物累计已实付汉鼎宇佑6276万元工程款。截止到2018年末,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合同的未结算金额为6276.36万元。由于未结算的工程不满足“企业会计准则-收入”的确认条件,该部份未形成营业收入,不生成应收账款,不产生现金流入。

      此外,汉鼎宇佑与重大合同的交易方易健生物有1000万元保证金余额,与易健生物属于财务混合、资产混同,均处于同一实控人下的浙江霖优航生物公司有3000万元的保证金余额,上述资金账龄已经有两年未收回。由于实质上属于同一债务人,该金额已经超过年报中合并报表列示的其它应收款第一名五洋建设集团。

      依靠易健生物无形资产拯救岭外项目

      天眼查显示,易健生物自2018年以来有4条历史被执行人的信息,易健生物的实控人李卫城因易健生物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另有28条限制消费令的信息。中国网财经记者得到一份2019年12月26日诸暨市应店街镇的信访处理意见书,称易健生物因盲目扩张及经营不善等原因导致资金链断裂,目前诸暨人民法院正在对浙江易健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土地和厂房进行司法强制拍卖。

      去年深交所向汉鼎宇佑问询关于易健生物被列入为失信被执行人时,汉鼎宇佑回复称,易健生物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为涉及金额约349万元的劳动仲裁被执行案件。

      汉鼎宇佑投资者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汉鼎宇佑在重大合同项目逾期多年且无丝毫工程形像进度和收入确认进展的情况下仍然旁若无关。在可以仅依托公开网络信息就能确认重大合同存在全面风险因素的前提下,不惜采用‘选择性失明 ’的方式,故意将合同交易方的重大未批露失信风险信息锁定在349万元的劳动仲裁的概念范围内。以达到不构成‘重要性’会计原则的假象来回避监管问询。”

      汉鼎宇佑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中强调易健生物在不断的获取各种专利和许可证,但是专利技术和生产许可证等均属于无形资产的范围,具有高度的价值不确定性和回报的可变性。汉鼎宇佑为何认定易健生物可以仅依靠无形资产的功能就能完工投产?

      对此,汉鼎宇佑在今年1月中旬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时表示,公司一直与易健生物积极进行沟通,其对项目未来发展表示乐观,公司认为虽然当时项目施工现场暂停,但易健生物在技术研发、专利申请等方面,还是继续按照其计划推进,这侧面佐证了项目的可继续实施性。

      “外援”五粮液否认设立过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

      除了寄希望于易健生物的无形资产,汉鼎宇佑在回复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时,仍然迷信“五粮液集团投资产业园资金回款有保障”。不过,五粮液集团否认签约医药产业园是代表企业意志的行为,宜宾制药也坚称与易健生物之间是股权担保关系并诉之法院。

      中国网财经记者获得一份2014年6月签署的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投资意向书,双方分别是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宜宾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现为国药集团宜宾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和诸暨市应店街镇人民政府。并提到,宜宾制药将1000万元汇入应店街镇人民政府指定的银行账户作为预付款。      不过,五粮液集团在今年2月21日四川省投诉受理页面回复称,宜宾制药从未参与投资“浙江岭外生物医药产业园”项目。经宜宾制药组织专人核查,宜宾制药从未设立过上述意向书所述的相关项目公司,也没有支付过预付款。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2019年9月28日,诸暨市信访处理意见书回复称,该项目按意向书约定,易健公司已将1000万元汇入应店街镇财政账户,用于政策处理。在2014年诸暨市引入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时,《诸暨日报》也发文称“五粮液项目落户诸暨”。      至于宜宾制药与易健生物之间的关系,2015年2月6日,宜宾制药成为易健生物的新任控股股东。原宜宾制药董事长丁方在2015年9月至2018年1月担任易健生物董事成员。汉鼎宇佑投资者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事实上宜宾制药在汉鼎宇佑的重大合同公告发布三个月之前,即2015年2月份就与易健生物的实控股东私下签订了“股权让与担保协议”。2018年11月宜宾制药份向宜宾市南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与浙江易健生物之间为股权担保关系。该案件编号为(2018)川1503民初1762号,于2019年4月3日开庭。目前仍未判决。      汉鼎宇佑投资者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易健生物无法依靠自身实力改观困局,也无外力援助。因此,应收款项很可能全额坏账损失,已实际投入但未结算的建造合同形成的资产很可能成为“沉没成本”。重大合同对汉鼎宇佑而言,不但难以创造当初预计的利益局面,反而面临上亿元直接损失风险的“黑天鹅”。

      3月16日,中国网财经记者致函致电汉鼎宇佑,想要了解岭外医药产业园项目最新进展事宜,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