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

孔明:热点信息+个股公告 灯塔:开盘前参考提示

张刚胜:节后又是一波井喷江南:节前关注个股点评

天天:恭祝大家鼠年发大财短期承压不改中期上涨?

大卫:节前震荡整固主旋律巡航:本周做好三件预防

领涨:周一科创股集体大涨一狼:节前两确定性板块

谢辰:3000亿解禁潮来袭 益兵:周一早间市场信息

雄鹰:市场开启春节模式!陌上:注意大白马暴雷了

  • 又一长租公寓爆雷!黄金疯涨,“中国大妈”解套了?
  •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超强台风“利奇马”逼近
  • 全球股市重挫,黄金抢占C位警惕,又一白马股"凉了"
  • 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在朋友圈骂人被罚1000元
  • 人民币"破7",央行紧急声明亚洲“整容王国”套路多深
  • 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一夜暴富的“锦鲤”女孩咋样了
  • 徐小明 天赢居 寒江钓客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老孙头谈股 秦国安 龍哥论市 蒋律 股海潜蛟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图说财经

    华谊兄弟缺席春节档 年末忙出售资产申请授信

    2020-01-20 14:24:02 来源:投资时报 作者:卓玛
    分享到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2019年华谊兄弟出品的电影有撤档、有改档,收益亦不及预期。如果不能在主营业务上发力,华谊兄弟的2020年可能继续“艰难”。

      鼠年春节临近,电影市场春节档之战也蓄势待发,在这个众多影视公司都准备一试身手的时刻,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300027.SZ)又一次缺席——没有电影计划上映。

      2019年的最后一天,华谊兄弟副董事长、总经理王忠磊发表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直言过去是“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整个2019年,华谊兄弟参与出品的电影共有六部上映,虽然其中不乏《我和我的祖国》和《攀登者》这样的口碑作品,但该公司从中获得的收益并不多。而原本计划于暑期档上映的《八佰》自撤档后一直未上映,2019年年末被寄予厚望的由冯小刚执导的《只有芸知道》票房也不如预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华谊兄弟的这份艰难也体现在财报上。

      2019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营业收入实现16.17亿元,尚不及2018年全年收入的一半。而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2亿元,就其四季度的表现而言,大概率全年业绩仍为亏损。加之其2018年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为-10.93亿元,2020年若不能扭亏为盈,则其退市风险大大增加。

      就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华谊兄弟一口气发布了八条公告,涉及出售资产和申请授信等多方面内容。最新消息显示,1月16日下午,相关决定获得股东大会通过,但留给华谊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电影板块乏力的情况下,该公司似乎想要尝试新的业务方向。2020年1月6日,华谊兄弟通过互动平台表示,控股子公司北京华谊兄弟创星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创星娱乐),面向企业提供以艺人及网红资源为基础的娱乐营销解决方案。受此影响,1月7日上午其股价一度涨停,最终收于5.14元/股。

      不过截至2020年1月17日,华谊兄弟股价跌至4.64元/股,市值也从2015年最高峰时的900多亿元跌至现在的129.36亿元。

      资金压力加大

      2019年12月末的相关公告显示,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谊互娱)拟以904万元,将其持有的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卖座网CEO陈应魁。交易完成后,华谊互娱共计持有卖座网47%的股份,亦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通过本次交易,华谊兄弟预计能取得约4567.85万元的收益。

      同时,华谊兄弟还分别向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以电影收益提供担保,而王忠军夫妇和王忠磊夫妇及相关公司还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8日,华谊兄弟及其子公司在一天内分别向中信银行、浙商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申请2亿元、2亿元、7亿元和12亿元的综合授信,累计授信额度达23亿元,期限均为一年。也就是到了今年1月8日,华谊兄弟就将有23亿元的综合授信到期,但目前并未就此发布相关公告。

      虽然华谊兄弟2019年年报要到今年三月才会发布,但据其2019年三季报显示,华谊兄弟资金压力较大。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其货币资金为14.09亿元,短期借款则高达20.3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也有12.1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46.54%。此外,目前王忠军和王忠磊的股权质押比例分别占其所持股份的90.9%和99.67%,质押比例极高。

      业绩对赌未完成商誉大幅减值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华谊兄弟的经营及资金压力已有时日。

      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自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净利润为-9.09亿元,归母净利润达-10.93亿元。对于此次亏损,华谊兄弟将之归结为各业务板块表现未达预期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其中,资产减值损失高达13.82亿元,仅商誉减值损失就达9.73亿元,这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来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常升)和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未达盈利预期。

      2013年和2015年,华谊兄弟及其子公司分别以2.52亿元和10.5亿元收购了当时仅成立两三月的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70%的股权,同时也通过为期五年的对赌协议绑定了这两个公司的控股股东——张国立和冯小刚,而当时这两家公司的资产总额分别只有0.1亿元和1.36万元。

      最终浙江常升在2013—2017年分别实现税后净利润3116.26万元、3430.23万元、3779.50万元、2500.13万元和3875.60万元,虽然对赌协议并未透露具体金额,但显然2016年该公司并未完成业绩承诺。

      至于东阳美拉,其承诺2016—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总计6.75亿元。若未完成,冯小刚将以现金来补足业绩差额。

      2016年和2017年,东阳美拉分别实现1.05亿元和1.17亿元净利润,精准完成业绩承诺。但2018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冯小刚执导的《手机2》未能上映,当年东阳美拉仅实现净利润6501.5万,未完成业绩承诺,冯小刚自掏腰包7000万补足。

      时至2019年,冯小刚全年只交出了《只有芸知道》一部作品,这部上映于12月20日的电影29天来只获得1.59亿元(来自灯塔专业版,下同)票房,显然无法帮助东阳美拉完成业绩承诺,同时也无法拉高华谊兄弟2019年四季度业绩。      去电影化差强人意

      事实上,对于《只有芸知道》的票房表现,冯小刚自己也并不满意,他发微博感叹“时至今日,一部影片动辄已是20亿起步,不过30亿都不好意思庆功”。毕竟2019年全年超10亿票房的电影就有17部,其中国产电影有12部,现在春节档的新片也基本落定,只是当初的弄潮者却缺席了。

      除了《只有芸知道》,在《八佰》于暑期档前突然撤档后,华谊兄弟参与出品的喜剧电影《灰猴》登陆暑期档,但这部电影的票房仅为387.9万元,而同样和华谊兄弟存在合作关系的由田羽生执导的《小小的愿望》历尽曲折后也仅获得了2.86亿元的票房。

      此外,虽然华谊兄弟也参与了国庆档大热影片《攀登者》和《我和我的祖国》,但据公告显示,在《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累计超22.19亿元时,其能从该片获得的营收区间仅为454—544万元,而该片的最终票房为31.69亿元,预计华谊兄弟能从该片获得的收入不超过1000万元,至于《攀登者》,公司并未发布相关票房公告。

      影视方面的节节后退让华谊兄弟出现了不小的紧迫感,也从某一方面促使这家公司更加关注非电影方面的前进路径。

      其实早在2014年,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就提出“去电影化”战略,其表示,华谊兄弟要寻求多元发展,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压力,要在实景娱乐、投资等相关业务投入资源。

      但就财报而言,目前实景娱乐对华谊兄弟业绩的贡献仍旧很小。据其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实现营业收入3650.33万元,仅占主营收入的2.26%,而去年同期这一板块还能创造1.55亿元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4.87%。一年过去,该项业务不仅没有获得提升,反而下降了76.44%。

      不过,华谊兄弟倒是对该业务颇有信心。2019年9月22日,华谊兄弟旗下第四个实景娱乐项目,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园营业,该公司还在三季报中表示,2019年年内预计仍将有1—2个实景项目陆续开业,只是王忠磊并没有在2019年年末的“一封信”中提到另外的项目。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